• 發(fā)揮好市場(chǎng)在資源配置中的決定性作用--財務(wù)部投稿

    Date:2024-6-14 11:24:42Hits:0

    深化經(jīng)濟體制改革需要奔著(zhù)問(wèn)題去、盯著(zhù)問(wèn)題改。深刻認識經(jīng)濟運行形勢、條件的變化,處理好政府和市場(chǎng)、中央和地方的關(guān)系,著(zhù)力矯正政府越位、缺位問(wèn)題,確保市場(chǎng)在資源配置中發(fā)揮決定性作用。

    習近平總書(shū)記最近主持召開(kāi)企業(yè)和專(zhuān)家座談會(huì )時(shí)強調,“進(jìn)一步全面深化改革”“奔著(zhù)問(wèn)題去、盯著(zhù)問(wèn)題改,堅決破除妨礙推進(jìn)中國式現代化的思想觀(guān)念和體制機制弊端,著(zhù)力破解深層次體制機制障礙和結構性矛盾”。當前經(jīng)濟體制深層次矛盾凸顯,影響經(jīng)營(yíng)主體的創(chuàng )新活力,亟待破解各種障礙矛盾,打通各類(lèi)堵點(diǎn)卡點(diǎn),促進(jìn)經(jīng)濟高質(zhì)量發(fā)展和新質(zhì)生產(chǎn)力培育。

    資源配置面臨的深層次體制約束

    經(jīng)濟體制改革的重要目標是發(fā)揮好市場(chǎng)的決定性作用,促進(jìn)資源優(yōu)化配置。筆者認為,當前資源配置仍存在產(chǎn)權制度、要素市場(chǎng)化配置、產(chǎn)品定價(jià)及創(chuàng )新機制等方面的深層次體制問(wèn)題,亟待深化改革解決。

    相關(guān)產(chǎn)權界定有待清晰化、明確化。產(chǎn)權清晰是要素市場(chǎng)化配置的基礎,當前仍存在相關(guān)產(chǎn)權界定不清、保護不力問(wèn)題。

    一是職務(wù)創(chuàng )新成果產(chǎn)權激勵有待探索。我國高校、科研事業(yè)單位等是科技創(chuàng )新的骨干力量,其中很多創(chuàng )新都涉及職務(wù)創(chuàng )新問(wèn)題,以及收益分享與國有資產(chǎn)的關(guān)系處理問(wèn)題。例如,促進(jìn)科技成果轉化法已經(jīng)明確獎勵科技創(chuàng )新政策,但現實(shí)中仍有各種因素導致科技人員分享成果轉化收益的政策難以有效落地;再如,知識產(chǎn)權法規定存在知識產(chǎn)權侵權行為的行為人主要承擔民事責任,侵權行為的法律風(fēng)險低。這些都將導致科技創(chuàng )新和成果轉化積極性受到影響。

    二是知識產(chǎn)權保護力度有待加大。有效的知識產(chǎn)權保護是創(chuàng )新實(shí)現市場(chǎng)正向回報的重要保障。如果知識產(chǎn)權保護不到位,會(huì )導致創(chuàng )新誕生后,其成果很快被仿制、侵權等,形成局部領(lǐng)域的過(guò)度競爭,影響創(chuàng )新市場(chǎng)回報機制形成,最終導致創(chuàng )新積極性受到影響,進(jìn)而影響創(chuàng )新對經(jīng)濟發(fā)展的促進(jìn)作用。

    三是數據等新型生產(chǎn)要素產(chǎn)權界定仍面臨挑戰。在工業(yè)經(jīng)濟時(shí)代,只有在明確要素產(chǎn)權的基礎上,要素才能被用于生產(chǎn)并產(chǎn)生效益。在數字經(jīng)濟時(shí)代,數據作為重要的生產(chǎn)要素,數據要素價(jià)值實(shí)現模式特殊,要先被使用才能產(chǎn)生價(jià)值。此外,數據產(chǎn)權涉及的確權、流轉、安全等核心因素尚沒(méi)有統一的標準和規則,影響數據要素市場(chǎng)化配置。

    要素市場(chǎng)化配置仍面臨多方面阻礙。要素流通是建設高標準要素市場(chǎng)體系、激發(fā)全社會(huì )創(chuàng )造力和市場(chǎng)活力、發(fā)展新質(zhì)生產(chǎn)力的基礎。

    一是傳統生產(chǎn)要素的市場(chǎng)分割依然突出。一方面,受城鄉二元體制的影響,勞動(dòng)力、土地等要素市場(chǎng)呈現明顯的分割現象。例如,勞動(dòng)力要素由于戶(hù)籍、社會(huì )保障和基本公共服務(wù)等行政性分割,進(jìn)城務(wù)工人員的市民化進(jìn)程緩慢,阻礙了勞動(dòng)力公平競爭與勞動(dòng)力市場(chǎng)高質(zhì)量發(fā)展。另一方面,受經(jīng)濟利益激勵及各項考核任務(wù)影響,一些地方政府出于地方保護等目的,通過(guò)操控土地資源、附加財政補貼條件、金融抑制等制度政策手段,影響市場(chǎng)準入及退出、要素自由流動(dòng),阻礙要素的有效配置。

    二是數據要素市場(chǎng)尚未建立健全。近年來(lái),盡管各級政府圍繞“引導培育大數據交易市場(chǎng)”“規范數據交易管理,培育規范的數據交易平臺和市場(chǎng)主體”積極發(fā)力,但數據要素市場(chǎng)仍未建立健全。一方面,受數據權屬問(wèn)題、數據交易平臺準入門(mén)檻高等制約,企業(yè)出于規避風(fēng)險等考慮,仍?xún)A向于一對一、點(diǎn)對點(diǎn)的場(chǎng)外交易,難以形成較大規模的數據流轉和交易。另一方面,現有數據交易平臺在數據確權、定價(jià)、交易規則等方面存在差異,甚至數據格式標準的規定也不一致,導致企業(yè)進(jìn)入新交易平臺成本高、數據區際轉移難度大。

    三是國企和民企仍難以有效協(xié)同。例如,民企融資難、融資貴的問(wèn)題依然存在,一些領(lǐng)域以安全為由排斥民企,一些與數據相關(guān)的項目民企無(wú)法介入。國企和民企獲取要素和市場(chǎng)機會(huì )的不平等,制約了市場(chǎng)作用發(fā)揮。

    經(jīng)濟激勵在促進(jìn)創(chuàng )新方面的作用發(fā)揮不足。一是知識、技術(shù)、數據、管理等要素價(jià)值在分配中未得到充分彰顯。當前全國性的技術(shù)、數據、人才、職業(yè)經(jīng)理人等市場(chǎng)尚未建立健全,生產(chǎn)要素難以完全按貢獻參與分配,各要素價(jià)值未得到充分體現。部分領(lǐng)域的薪酬管理體制、產(chǎn)權界定機制貶低了相關(guān)要素的價(jià)值。例如,對于職務(wù)創(chuàng )新成果權屬制度,有試點(diǎn)的獎勵政策,但難以落地;又如,國企上市公司股權激勵受限,難以吸引到尖端技術(shù)人才。

    二是創(chuàng )新產(chǎn)品估值、定價(jià)過(guò)程中市場(chǎng)化機制發(fā)揮不充分。仍存在將創(chuàng )新產(chǎn)品與一般性產(chǎn)品混為一談,從而偏離市場(chǎng)機制定價(jià)、讓創(chuàng )新產(chǎn)品承擔過(guò)多社會(huì )公益責任等情況。這使得創(chuàng )新產(chǎn)品難以獲得超額利潤,甚至不能覆蓋其試錯容錯成本,制約經(jīng)營(yíng)主體創(chuàng )新積極性。

    三是科技體制仍存在不利于基礎性科技創(chuàng )新的地方。產(chǎn)學(xué)研相結合是教育、科技、人才與產(chǎn)業(yè)循環(huán)的重要條件。但從現實(shí)情況看,因受到事業(yè)單位體制限制,產(chǎn)學(xué)研機制運行不暢,制約科技創(chuàng )新推動(dòng)產(chǎn)業(yè)創(chuàng )新。例如,一些事業(yè)單位的獨立法人資格沒(méi)有落實(shí)到位,一些科研事業(yè)單位在招人、選人、用人,以及發(fā)展規劃、教育科研考核評價(jià)、成果轉讓等方面,缺少足夠的自主權。這些都阻礙傳統要素自由流動(dòng)組合,不利于新型要素產(chǎn)生,知識和人才的價(jià)值難以充分彰顯,教育、科技、人才與產(chǎn)業(yè)現代化難以相互促進(jìn),循環(huán)不暢。

    央地財政體制仍面臨權責內洽的挑戰。30年來(lái),分稅制改革疊加經(jīng)濟體制改革紅利的釋放,助力中國經(jīng)濟增長(cháng)創(chuàng )造奇跡。但隨著(zhù)經(jīng)濟發(fā)展面臨資源環(huán)境約束,經(jīng)濟和財政收入增速放緩,過(guò)去基于增量調節的體制的激勵約束機制,會(huì )隨著(zhù)收入增速放緩,增量調節空間收窄,出現對體制凈貢獻大的地區激勵不足,而一些地區過(guò)度依賴(lài)轉移支付的問(wèn)題,弊端日益凸顯,“中央決策、地方執行”原則下的權責內洽機制面臨挑戰,制約地方積極性發(fā)揮。

    進(jìn)一步完善資源配置相關(guān)制度

    深化經(jīng)濟體制改革,需要與時(shí)俱進(jìn),深刻認識經(jīng)濟運行形勢、條件的變化,處理好政府和市場(chǎng)、中央和地方的關(guān)系,著(zhù)力矯正政府越位、缺位問(wèn)題,破除體制約束,確保市場(chǎng)在資源配置中發(fā)揮決定性作用。

    加快完善產(chǎn)權制度。產(chǎn)權制度是市場(chǎng)經(jīng)濟的基石。應打破所有權的藩籬,鼓勵和促進(jìn)生產(chǎn)要素向創(chuàng )新領(lǐng)域轉移和聚集。一是圍繞數據確權、流轉、安全等核心因素,破除各種制約障礙,盡快建立統一的標準和規則。二是把知識產(chǎn)權納入財產(chǎn)權范疇,加強知識產(chǎn)權法治保障。修訂刑法及相關(guān)法律中打擊制造和銷(xiāo)售造假、摻假、貼假商標等侵犯知識產(chǎn)權違法行為的有關(guān)規定。把打擊知識產(chǎn)權違法犯罪的事權上收為中央事權,防范地方利益沖突,推進(jìn)全國統一大市場(chǎng)建設。同時(shí),加快建立國家知識產(chǎn)權法院,以適應科技創(chuàng )新和產(chǎn)業(yè)發(fā)展的需要。三是把堅持“兩個(gè)毫不動(dòng)搖”落實(shí)到位,進(jìn)一步改善民企預期,健全考核、問(wèn)責機制,消除國企、民企的差別待遇。

    以創(chuàng )新為導向,破除要素市場(chǎng)化配置的體制障礙。一是進(jìn)一步破除民企市場(chǎng)準入的限制性、歧視性規定。推動(dòng)各地加快公平競爭審查制度落地,健全產(chǎn)品采購問(wèn)責容錯機制,保障民企在獲取資源、爭取項目、創(chuàng )新產(chǎn)品時(shí)享有與國企同等的市場(chǎng)待遇。二是加快城鄉二元體制改革,提升勞動(dòng)力等要素的配置效率。加速建立健全職業(yè)經(jīng)理人市場(chǎng)、人才市場(chǎng),促進(jìn)勞動(dòng)力自由流動(dòng)。三是統一數據交易平臺在數據確權、定價(jià)、交易規則等方面的規定,加快建立全國統一數據要素市場(chǎng)。四是推動(dòng)擴大直接融資的金融改革創(chuàng )新,鼓勵更多社會(huì )資本參與發(fā)展創(chuàng )業(yè)投資、股權投資和天使投資基金,拓展銀行直接參與股權投資支持科技企業(yè)發(fā)展的空間,提升銀行體系支持科技創(chuàng )新的能力。

    以貢獻為導向,加快完善按要素分配的體制。一是充分發(fā)揮市場(chǎng)在價(jià)值發(fā)現中的作用,完善要素分配體制,著(zhù)力體現創(chuàng )新要素價(jià)值貢獻,讓知識、技術(shù)、管理、數據等創(chuàng )新要素的價(jià)值得到認可。二是健全職務(wù)創(chuàng )新的收益權制度,明晰職務(wù)創(chuàng )新的產(chǎn)權歸屬,并落實(shí)到法律法規層面。三是對于“從0到1”的創(chuàng )新,在定價(jià)和采購等方面,應相較于一般產(chǎn)品區別對待,保障其充分的盈利空間以覆蓋必要成本,提升創(chuàng )新投資的內生動(dòng)力。四是全面落實(shí)促進(jìn)科技成果轉化法有關(guān)規定??萍汲晒瓿蓡挝豢梢砸幎ɑ蛘吲c科技人員約定獎勵和報酬的方式、數額和時(shí)限,對作出重要貢獻的人員給予獎勵和報酬。全面深化職務(wù)科技成果權屬制度改革,擴大科研單位職務(wù)科技成果轉化自主權,完善職務(wù)科技成果市場(chǎng)化轉化機制。五是打通教育、科技、人才與產(chǎn)業(yè)發(fā)展良性循環(huán)的體制障礙。一方面,改革科研人員招聘和科研管理體制,讓科研人員流動(dòng)起來(lái);改革科研成果評價(jià)辦法,實(shí)行科研成果匿名評議。另一方面,完善對創(chuàng )新產(chǎn)品在認證、標準、審批和監管中的包容機制,營(yíng)造有利于創(chuàng )新的制度環(huán)境。

    深化財政體制改革,完善財政治理機制。針對當前財政體制暴露出的問(wèn)題,需要進(jìn)一步明確政府的職能邊界,并在中央和地方政府之間進(jìn)行優(yōu)化調整,在“中央決策、地方執行”原則下,探索實(shí)現決策和執行權責進(jìn)一步清晰化、匹配化的路徑,并改善中央和地方的事權與支出責任劃分,通過(guò)適度上移部分事權與支出責任,形成事權與支出責任相適應、權責內洽的治理機制。

    (趙福昌系中國財政科學(xué)研究院財政與國家治理研究中心主任、研究員,劉英俊系中國財政科學(xué)研究院研究生院研究生)